我从王母殿中出来之后,小翠鸟已经不见了踪影,我回想着刚刚王母同我说的话有些不解。https://

  王母说只让我不论何时只跟随着内心去做选择就好,她说她虽不喜容鹤,可她不能去干涉我的命运,王母在我眼中是有着大智慧的人,她说的话一定都是对的,她说让我日后不论在何种境地里,都要保留着现在的一颗初心,她说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

  最后,她说,既然我心意已定,就如此走下去罢,让我无事可不用再回昆仑来了。

  我出了王母的殿中后,在院中待了好半天,然后才反应过来,我与容鹤的事情,王母不说好也不说不好,我感觉王母看我的眼神中有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,我独自平复了好一会儿心绪,才踏出这里。

  我想到容鹤还在桃林里等我,王母说不用带着容鹤去见她了,可是桃树老头总得要见一见的,眼下天光正好,顺着这玉白的阶梯走下就是桃林,阶梯的两旁是桃之夭夭,微风拂过,花瓣被吹落在地上,不一会儿这地上的落花就化去了踪影,再不见一点痕迹。

  我化作原形朝桃林飞去,桃林虽大,可我从小就长在这儿,这基本就是我的地盘,每一处我都极熟。我想着眼下可能是我最后一遭在昆仑里头了,心头其实有点难过,此番我从上头掠过这桃林的每一处地界,不觉发出一声啼叫,这霜降时节里,桃林空旷,隐隐传来回响。

  这时节桃子都落了,树上光秃秃的,只有一些残叶挂在枝头上,被我的啼叫声惊落了些许,更觉苍凉。

  很轻易就找到容鹤,他站在一处石亭外,只呆呆的瞧着,并不进去那亭中。我飞过去落在这石亭的顶上落定,看着他,他瞧着的那处地方什么也没有,可他的眼中却并不空落,只瞧他的眼神,怕是会觉得他在瞧着那处站着的某个人一般。

  是以我站在这石亭顶上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化成人形,走到他瞧的那处。他恍然回过神来,对我笑道:“阿栀。”

  容鹤总是一见我就笑,可我却记挂着他方才的样子,所以问道:“容鹤仙你方才在看什么看得那样入神?”

  他敛起一丝笑意,转个方向,看着前方,并不瞧我道:“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罢。”

  我又转到他的跟前,像他方才那般呆呆的瞧着他,不说话。

  他见我呆傻的样子,又笑了起来道:“你怎的这么久才来,你可是去见了王母?”

  我心中本来就有点难过,他这厢提起,我就更难过了,我不再去想他方才的模样,把王母对我说的话都道与他听,尤其是,王母说我以后无事不用再回昆仑了,他听罢见我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觉得有些心疼,我对他说:“容鹤仙,我以后没有家了。”

  他将我拥入怀里,还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:“天宫就是你的家呀,我在哪里,哪里都是你的家呀。”

  我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,我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心中的难受少了几分,他松开了环绕住我的手,与我拉开了一点距离,虽然含着笑意但是语气很肯定问我道:“阿栀,你可愿嫁给我,做我的妻子。”

  我突然记起来,我初遇容鹤的时候,是在天宫的桃园里,我闯了祸事,他襄救于我,那时候的桃园,桃花刚谢,结了新果,可我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场最盛大的花开。眼下快入冬的时节,万物俱寂,他问我愿不愿意我做他的妻子,这萧瑟的桃林中,因为他这一句话,让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青鸟深深音曾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七天小说只为原作者栀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栀酱并收藏青鸟深深音曾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