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后,山上。

  女孩一袭长长的白色纱裙,在山里走着。

  一袭长长的发,随意的用一根白玉簪挽着。

  也让那张绝美的容颜更加的美如仙儿。

  她朝着不远处蹲在草地里,认草药的男人走过来。

  感觉到靠近的男人直接把女孩搂在了怀里。

  两人倒卧在了草地里。

  那张妖孽的脸上泛着邪魅的笑。

  狭长的桃花眼多情又迷人。

  吻落在了她没有发丝挡着的右眼角下那个彼岸花胎记上。

  声音很低:“怎么过来了,没睡多久。”

  那修长干净的手碰触着她头发上的白玉簪。

  直接拿了,黑色的三千发丝如瀑布般落下,随意的散落在腰间,还有他的身上。

  那张绝美的脸蛋上略带笑意。

  声音淡淡:“梦到你把草药认错了,就过来了。”

  男人笑了,轻轻的用手指勾了勾女孩的粉鼻。

  低缓的声:“有你在,我都会认识,刚才割破了手指,帮我止血好不好?”

  男人把手指放在了女孩的唇边。

  女孩笑了。

  手放在了他的胸口处。

  “心口的血挖了出来,但,我舍不得。”

  男人心跳动的厉害。

  那张妖孽的脸僵了僵。

  紧紧的抱着她,声音里透着沙哑,还有不可置信。

  颤抖的声:“蜜儿,你是说,契约没有解除吗?”

  霍蜜绝美的脸蛋上泛着笑。

  “嗯,我的心舍不得。”

  花栖从未有过的激动。

  一个转身,就把霍蜜压在了草地上。

  白蛇羞涩的离开了。

  这天的山间里,开了很多花。

  许久许久之后。

  花栖抱起了霍蜜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豪门宠婚:我老婆,真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七天小说只为原作者喃喃抹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喃喃抹茶并收藏豪门宠婚:我老婆,真甜最新章节